今天是: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九三风采

社员吴远波:阿尔及利亚援助工作感想

发布时间:2021-08-20 09:44:14 浏览次数:

 吴远波,湖北省肿瘤医院麻醉科医生,九三学社社员,近期正式结束了在阿尔及利亚蒂亚雷特市妇产科医院的援助工作。作为湖北省第26批援阿尔及利亚医疗队的一名成员,吴远波于2019年5月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援助工作,虽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任务一度中止,回顾自己在非8个月的工作他还是有诸多感想:

微信图片_20210820094032.jpg

▲ 吴远波开展援助工作所在的医院

阿尔及利亚的基本情况和援助背景

阿尔及利亚位于北非,北临地中海,南靠撒哈拉沙漠。按国土面积是非洲第二大国,经济规模在非洲居于第三位,仅次于南非和埃及。阿尔及利亚现有185所医院,各类医务人员17.7万人,每千人拥有病床数1.7张,平均寿命68岁,在非洲名列第五。

1962年7月阿尔及利亚宣布独立,结束了法国130多年的殖民统治,而当地医生多半是法籍或者亲法的人士,几乎全部撤走,国内形成了“医荒”。基础性的医疗卫生事业陷入瘫痪,无法开展,日常保健工作更谈不上。新生的阿国政权向国际社会发出了请求医疗救援的紧急呼吁。1963年元旦,中国政府第一个回应阿尔及利亚政府的请求,向世界宣布:将派出医疗队支援阿尔及利亚。当年3月,一支以湖北省医疗专家为主的第一批13人医疗队成立,4月医疗队安全抵达位于阿尔及利亚西部的赛义达,开始了为期两年半的援非工作。从此湖北省就承担了阿尔及利亚的医疗援助任务,到2021年为止,已经是27批了。

微信图片_20210820094037.jpg

我在阿尔及利亚的工作

我所在第26批援阿医疗队蒂亚雷特分队有5名妇产科医生,2名麻醉医生,1名眼科医生,我担任分队长。这里的手术很单一,绝大多数是剖宫产,眼科医生做白内障。妇科病人需要预约,每隔几个月,由当地卫生厅协调安排阿国大城市(如奥兰)专家来做。后来我和院长沟通,表示中国医生可以完成这些手术,通过多方协调,蒂亚雷特每周开设一次妇科门诊和一天的妇科手术日。我除了完成妇产科医院的麻醉外,还经常到蒂亚雷特综合医院手术室工作。综合医院只能完成普外科手术,比如阑尾切除,胆囊切除,胃穿孔修补等。

微信图片_20210820094040.jpg

医疗队在阿国除了完成医院的工作以外,还负责在阿国的中国工人的医疗救治。在阿尔及利亚长期居留的中国人有30000以上,此外每年还有大量经商从事短期工程的人,2016年阿尔及利亚向中国人发放了55000 个签证,有统计显示在阿中国人有10万以上。大多数中国人从事建筑、石化以及贸易等工作。我所在的城市有山东路桥集团和金辉国际建筑集团两个中资公司,大多数疾病是消化道穿孔、泌尿系结石、工地外伤以及车祸外伤。医疗队尽最大努力为中国同胞提供医疗援助,甚至踊跃为同胞献血。

微信图片_20210820094043.jpg

我对阿尔及利亚医疗体系的认识

从我工作的情况可以看出,阿国的公立医疗条件设计目标就是完成一些急诊、非做不可的手术,完成人民群众最基本的医疗保障。阿国实施免费医疗制度,住院只需要交挂号费即可,折合人民币0.5元。住院治疗免费,吃饭免费,甚至陪护人员吃饭也免费。一些大病,比如肿瘤,就需要到私立医院治疗,收费和中国医院相当,在当地来说就相当昂贵。阿国的四个沿海一线城市及尔,奥兰,特莱姆森,康斯坦丁有欧洲人开办的私人医院,收费就更高了,经济基础再好一些的群体会到法国、西班牙的医院看病。实际上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在阿国更加突出。阿尔及利亚的医疗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虽然人们的生活水平和医疗水平在提高,但进展缓慢。近年来,心血管疾病、癌症、高血压、糖尿病、呼吸系统疾病和过敏的报告越来越多。人们越来越了解先进的医疗程序,如激光眼科矫正手术、全景牙科放射学、整形外科和肿瘤手术。尽管政府面临着严峻的财政形势,但2017年拨给卫生的国家运营预算总额占8.5%,是五年来的最高比例,阿尔及利亚卫生、人口和医院改革部获得了国家政府预算的第四大份额。

微信图片_20210820094051.jpg

我在阿国还有这样一个经历,2019年10月,阿国第二大城市奥兰的市委秘书长陪孩子放鞭炮时炸伤左眼,他到奥兰的最高水平的私人医院就诊,当地医生检查后认为眼睛保不住了,需要摘除眼球。因为患者的工作性质,他拒绝这一方案。医生就直接让他出院,连清创缝合都没有做。病人联系到和他合作的中资公司,然后中资公司负责人找到我们医疗队,希望中国眼科医生去看一看,如果确实不能保眼球就只能切除。我们中午从蒂亚雷特开车到患者家中,经过检查,告诉患者这样的情况在中国不可能挖眼球,而且最后很有可能恢复光感,及时最差的可能,也是在眼球中注射填充物,保持外观正常。患者及家属非常高兴,也及其信任中国医生,连夜和我们一起再次驱车3小时到达我们工作的蒂亚雷特住院。我们迅速为他安排做了一期手术,同时帮他联系好了湖北省人民医院眼科中心做二期手术。后来病人到北京同仁医院做了二期手术,结果如术前预期一样恢复了光感。

微信图片_20210820094047.jpg

对我国援助工作的认识和建议

对非洲国家实施医疗援助是我国长期以来的政策,对维持中非友好起了重要作用。但是目前阿国的医疗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进步,不再是1960年代那种基本医疗缺乏的时代了,正如前文所说,阿国目前有各类医务人员17.7万人,中国援助的60余名在基层从事基础医疗工作的医生,理论上讲,是可以被替代的。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在2020年我们医疗队离开阿国的日子,受援医院会聘请当地的私人医生来从事日常的医疗工作。而且,我们和蒂亚雷特受援医院的院长沟通时,院长希望我们医疗队能够开展腔镜工作,剖宫产手术他可以聘请阿国医生来完成我们现在做的剖宫产工作。同样,我们派到非洲的高年资医生,在阿国也只是做一些基础简单的医疗工作,援非两年对个人能力提高上也有很大影响。

我希望在将来的援非工作总体思路上能做出一些改进。在整体上,保持无偿援助的宗旨,根据援外医生的技术能力,再做一些细化,可以继续输出一些高端的医疗技术,比如:微创腹腔镜手术,口腔手术,眼科手术,骨科手术,甚至肿瘤治疗。一方面可以填补阿国医疗市场的空白,满足当地人民对高级医疗服务的需求;另一方面可以提升我们医疗队的整体形象素质,增加阿国官员和人民对我国医生的认同感。还有就是建立一个成建制的综合医院,除了为阿国人民服务,还要向在阿国的十万中国同胞提供医疗服务。我在非洲和中铁建及中石化的项目经理有过交流,他们在非洲最担心的就是看病。非洲医护人员在工作态度和敬业精神上和中国医生无法相比,我在阿国期间,罕西莱就有一例中国工人因为阑尾炎去世的。

在具体操作中,可以有两种方案。第一种方案,可以维持目前的招募和分配援外医生政策不变,只是根据援外医生的技术能力,再做一些细化处理。比如在某个受援医院,成立腔镜中心、眼科中心、骨科中心。在分配工作时,把相关技术能力较强的医生,安排到这些地方开展高技术水平工作。目前医生的分配模式默认为同质化,即认为所有的援非医生技术水平都是一样的,在基层医院从事基本的医疗救治工作。这种方案简单易行,只需当地医院提供器械和场所即可,正如前文所讲,院长愿意自己的医院能开展高端医疗技术,可以吸引更多本国医生来工作。

第二种方案就是在阿尔及利亚的城市成立中资医院,医院可以设在阿国的两个大城市及尔奥兰,也可以选择在中资公司比较集中的城市如艾因迪夫拉或康斯坦丁。医院性质为公益加预约限制,服务人群为阿国人民和在阿国的中国人,开展业务为阿国的常见病和多发病的外科诊治和阿国目前没有开展的医疗技术。如果以后医院能进一步发展,还可以担任阿国医生的带教工作。医院的宗旨不是为了盈利,只为提高中国政府和中国医生在阿国的影响力,方便中国同胞在阿国就医。当然这个项目的开展还需要更多的调研以及和阿国政府的沟通交流。

(吴远波)